矿主血本无归 二手矿机快变废铁

2020-07-27 292浏览 33评论 86赞
虚拟货币一度因为行情大好,引发挖矿热潮,不过,随着行情回跌,这股挖矿热潮也逐渐退散,让原本想要赶搭虚拟货币淘金热潮的人,心中五味杂陈。

根据腾讯科技报导,李成帷看着堆积在地下室,佔用了2/3面积的近百台矿机,内心感触良深。他说,去年下半年,辞去一家小贷金融公司业务主管的职务,不顾家人反对,拿出了逾百万积蓄投身挖矿大军,本来想在虚拟货币大潮中赶上一波淘金热。


但让他都意想不到的是,矿场开始运作没多久,就在今年2月开始陷入了全球虚拟货币每况愈下的梦魇。「圈里朋友警告过,年初开始比特币挖矿已提升近2倍,说明愈来愈多的新玩家入场,当时我就意识到,如果不升级矿机,这场游戏就没法继续玩下去。」


但是,他的矿场投入已经很大,面对市场竞争愈来愈激烈,挖矿所需电力消耗、设备折旧、人工维护等费用的不断攀升,他们的挖币成本一度高出比特币的市场价格。


6月中旬他和另一个带他入行的老哥算了一下,这半年多来利润率下跌90%,他因为还搞山寨币所以更惨,基本上全都赔进去了,因此,李成帷决定关闭矿场,卖掉矿机,减少更大损失。


然而,在过去的3个多月,他挂在二手电商交易平台销售的矿机,仅仅卖出2台,而且是从4500砍到了3150元。线下管道问了不少门市,更没有人愿意回收这些旧矿机,为了节省仓储费用,他只能将仅剩的矿机拉回家中存放,又免不了每日饱受家人的抱怨。


不知不觉之间,很多矿工都在遭遇着和李成帷同样的境遇,挖不成虚拟货币,也卖不出旧矿机,只能守着一堆积了灰的矿机暗自伤神。


比起李成帷,矿工马韬的运气似乎还不错。在过去的1个多月里,他放在二手电商平台上销售的旧矿机,以每台约3820元成交4台,他说这个价格连全新机器的1/4都不到,但卖起来依旧十分吃力。


毕竟,在二手电商平台上,还有不少卖家在低价清理库存,售卖全新的矿机。马韬发现,一些年初积压的算力在10TH/s以上新矿机,大多4500元左右就可以交易,部分小品牌的全新矿机售价甚至比多数二手矿机更便宜。


「虽然我也是清库存,但不想卖得太低,毕竟能挽回多少损失是多少。」马韬无奈表示,光是购买矿机,他前前后后就花了百万元,其中有18万还是跟家里人借的。


即便所有矿机均以每台3820元的价格售出,也只够偿还这一部分欠款,无法挽回其它投入,为了能够儘早将旧矿机全数卖出,他曾试过寻找能够大量回收旧矿机的线下商家,但依旧以失望告终。


在华强北的一个大型数码商城内,曾经被摆上柜台的各式矿机,已经成为商家档口的配角,安静的堆在其他数位产品后面,过去那些写着矿机两个大字的红底黑字标语牌,也都不见蹤影。


在1家仍以矿机为主要销产品的商家前,记者询问一款组装矿机的价格,商家表示,所有矿机都打3折销售,如果多拿几台,价格还可以继续商量,需要的电源线、配件也可以多送几套。


再询问商家,是否能回收二手旧矿机,老闆娘的脸色马上变了,甚至下意识转过身去,试图跳过这一问题,她思考了一会表示,现在已经很少有商家回收旧矿机了,都嫌不赚钱耽误时间。


「清完这些矿机库存,我们也不在这了。」老闆娘苦笑着说,去年上半年比特币行情一片大好,在市场上掀起了一股挖矿热,于是不少华强北商家都囤了不少品牌矿机、组装矿机,想卖个好价钱,她和老公也是在那时候增加进货量。


没想到今年初矿难之后,矿机销量大减,部分品牌矿机原价销售都卖不动,最后也只能打折清仓。部分拥有攒机业务的商家,甚至将组装矿机中的新配件,尤其是显卡等拆零单卖。


无论是去年盲目追高的虚拟币投资者,投机取巧的比特币矿工,还是盲目逐利的矿机商家,如今不仅成了矿难的受害者,也是矿难的推动者之一。对于矿工或是商家而言,卖出即将烂在自己手里的每一台矿机,都是减少投资损失唯一方式。


今年年初,还有不少商家将旧矿机零件拆散逐一售卖,进行二次造富并大赚一笔的例子。然而今非昔比,仅仅过了大半年的时间,华强北这里的二手矿机零件生意,也变得十分难做了,大量被转手、拆零的旧显卡价格一降再降,让矿工和商家们都感到压力巨大。


「现在除了成色比较新的GTX1070、1080,其他显卡都不敢随便收了。」儘管梁思中的电脑维修档口,已经从华强北搬到华强南,但依旧有客户每天上门谘询他们收购矿机配件的价格。


他说,早在挖矿热潮的初期,市面上的专业矿卡曾经一卡难求,不少品牌矿机、组装矿机使用的装机矿卡,也都是高性能家用显卡,部分显卡品牌厂商更是扩大生产供应,以满足市场需求。然而,经历了年初的矿难之后,旧矿机被矿工转手卖出,新矿机滞销在商家仓库里,大量显卡、电源等矿机配件被拆零出售,价格屡创新低。


全新的1.8万一张的GTX1080,二手拆零收5400元。梁思中说,加上市场有大量同型号旧显卡等待出售,商家也开始挑剔起来。对于部分装机使用时间较长,损耗较严重的显卡,都不予回收,而用户买家则更加青睐那些从滞销的新矿机上拆解下来,成色好、价格低、性能高的充新显卡。


「至于CPU、硬碟、主机板、电源等零配件,就更不值钱了。」他说有不少矿工、商家将这些拆机零件,放在等二手电商平台上当成闲置销售。但消费者似乎也学精明了,见到如此大量出售的低价二手数码配件,都谨慎购买甚至敬而远之,不少买家都上过当,估计能猜测这是矿机、群控等高损耗设备的拆机硬体。


显卡市场曾因比特币炒家一句「显卡挖币的效果强于CPU」,导致价格应声而起,更随着虚拟货币大涨变得一卡难求,然而如今,显卡却在这一场未完待续的矿难后,重新沦为廉价的电脑配件。


当然,能够卖出价钱的高档硬体,还是有一定价值的,而在不少矿工手里,还有不少使用普通配置的品牌矿机,彻底成了一文不值的废铁。


「实在没办法,我连回收旧电器的店都问过了,就只差废品收购站了。」堆积在地下室的旧矿机一直都难以转手,近乎绝望的李成帷曾致电多家旧家电回收门店,希望有回收店愿意以较优的价格收购这近百台旧矿机。


他说,当时所採购的矿机,大多是品牌矿机,无论是主机壳、主机板、电源还是最关键的矿卡,都是专业订製的,与普通电脑并不通用,因此也无法拆零出售。

面对这一批成色尚可的品牌矿机,大部分家电回收商给出的价格,仅为每台450~675元,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,觉得价格太低。


更有回收商在被拒绝之后,撂下了狠话,「他们说这些再不卖,过段时间就只能当废铁卖,5毛钱1斤。」李成帷坦言,从华强北的电子商城到路边的攒机店,再到如今的旧家电回收行,他几乎都问过了。


并非矿机无法出手,而是商家给出的价格大都过低,的确让他感到有些心疼与不捨,一台全新价格超过1.35万元的品牌矿机,如今只能卖450~675元。


但是矿机不能盈利,价值又能高到哪去呢?与李成帷相比,同为落魄矿工的姚旭就显得豁达了不少,在过去的2个月里,他一直待在下沙一个曾为矿场的出租屋内,不停拆解着旧矿机。


他说当初採购的矿机分了好几批,有的是组装矿机,有的是品牌矿机,品牌矿机中,也分了好几个牌子和型号,如果当成旧电器卖,的确不值钱。「所以我都给拆了,然后分门别类,尽可能多卖些钱。」经过姚旭的大卸八块后,矿机被分解成各组零件,有硬碟、电源、矿卡、主机板等,打算到电脑市场碰碰运气。


大量的连接线、电源线、资料线也被分为一类。因为内含铜导线,他将这些线材集中卖给家电回收行,剩下的铁壳、主机壳、机柜、专用零配件则论斤卖给就近的废品收购站。


「每台拿回1800~2250元吧,能挽回的损失不多,但我认了。」姚旭摇着头说,在比特币大涨的时期,周围亲友都劝他不要盲目跟风入行,但他依旧选择一意孤行,如今市场低迷,导致前期投入血本无归,他感叹都是咎由自取。


仅仅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,矿机便随着矿难跌下神坛,从当初月入数百万的赚钱利器,沦为如今售价450元的二手配件甚至废铁,只能说,在挖矿的热潮中,矿工、商家都是赌性的牺牲品。
当年早先入行的玩家赚饱离开之后,用泡沫堆积而成的虚拟货币市场迎来崩塌,大批后继者相信将有新一波行情的论调坚持下来,搂着一台台无法再创造价值神话的矿机,成了圈内戏称的比特难民、落魄矿工,在这场游戏中赌输了的冒险者们确实值得同情,但他们如今的境遇究竟应该怪谁?矿主血本无归 二手矿机快变废铁
虚拟货币行情反转厚,挖矿热潮退散,不少二手挖矿机乏人问津,几乎要沦为废铁。翻摄腾讯网


矿主血本无归 二手矿机快变废铁
虚拟货币行情疲弱,让不少参与挖矿的人也跟着受害。翻摄腾讯网
上一篇: 下一篇: